CCIM2013年终代祷信

卷首语

亲爱的主内弟兄姐妹,

感恩不是我们的血液,因此我们要不断被提醒,过一个感恩的人生。又到了感恩的月份,匆匆走过准备过节的人群,甚至空气中的气味都在弥漫着期待。

奧蘭多華人福音教會誠聘主任牧師

奧蘭多華人福音教會誠聘主任牧師
具福音派道學碩士學位,願意加入美洲長老會(PCA)。
第一語言為中文(國語),有英文溝通與閱讀能力。
三年以上北美學習、工作、與服事經驗。

誠徵 媒體編輯 (Media Editor)

誠徵
媒體編輯
(Media Editor)

主要工作:

設計製作或監製各式宣傳品、策劃編輯院訊、網站,撰寫公關文稿,和傳播媒體聯繫,以及參與對外公關活動。

CCIM2013年初代祷信

卷首语

“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 ——约翰福音 16:33

弟兄姐妹新年平安。

过去这一年,我开始以全时间的方式事奉那位死而复活的主。我们全家的这个决定与委身,让我们一同经历了天父特别的看顾。

CCIM2011夏季代祷信

卷首语

 亲爱的弟兄姐妹:

末世论决定教会的生存形态与牧养哲学,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会如此。

当年,末世论是家庭教会与三自运动的重要分野点之一——天国的超越性直接否定了建制性教会在地上参与建设人间天国的可能性。舍己背十字架、对超越性永恒天国的盼望让家庭教会走过逼迫的狂风暴雨。今天,系统性意识形态逼迫已经成为历史,建制性教会与社会各构成之间的互动关系常常体现为利益性的冲突,而基督徒个体更多面对的则是无处不在的诱惑。老一代家庭教会在逼迫中舍己背十字架的属灵传统似乎一下失去了用武之地,大批家庭教会的第二代子女变得不冷不热,而新型教会也不太谈论舍己背十字架的属灵传统。我们的战场到底在哪里?家庭教会舍己背十字架的属灵原则是否只是时代性的福音回应?这是一个具有普世性的问题,当年基督教会开始进入罗马主流社会时,曾面对同样的问题。

2010年秋季代祷信

卷首语
 
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5:15】

 

赐给我们和好的职分

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门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耶稣来站在当中,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说了这话,就把手和肋旁指给他们看。门徒看见主,就喜乐了。耶稣又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说了这话,就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约20:21-22)

成圣的运用

作者:汤姆·华森

一、

一个基督徒应该把成圣当作他最在乎的事。这是主耶稣对马利亚所说的:"这是上好的福分(unum necessarium)。"成圣是我们最洁净的外在表现,这使我们看起来像布满了星辰的穹苍;它使我们高贵,我们因成圣而由神而生,并与神的性情有分;成圣是我们的富足,因此圣经把它比喻成整排的珠宝,并成串的黄金(歌一10)。这是我们到天堂最好的入场卷。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供证明的呢?我们有知识吗?魔鬼也有。我们宣称自己是有信仰的人吗?撒旦常常身穿撒母耳的斗篷现身,并且把自己变为光明的天使。但我们属天堂的证明就是成圣。成圣是圣灵初结的果子;成圣是惟一在永世里流通的钱币。成圣是神的爱的证据。我们不能因着神赐给我们健康、富足、成功而认识神的爱;但可以借着圣灵的笔将神的圣洁(成圣)形象活画在我们身上,使我们得以认识神。

教会流行“方言”的翻译

以下是教会中一些常见的“方言”及翻译,它们和合乎圣经的程度(分为0-5五个级别,5代表完全合乎圣经)和附带说明。

《2012》与基督徒亲子教育

文/亦文

《教会》2010年3月总第22期(http://www.churchchina.org)

由于近代传教运动的渊源,华人教会受敬虔主义影响颇深,不仅体现在灵修方式上,也体现在生活方式上。“敬虔爱主”固然是每个基督徒应当追求的目标,但当“敬虔”成为一种主义后,往往会使福音变味。曾几何时,看电影、读小说在教会中被视为“不敬虔”的表现,教牧同工若被人在影剧院门口看到,似乎是一件不名誉的事,流行小说也不应该出现在“基督化家庭”的书架上。今天,教会对流行文化的态度已经柔和很多,但在思维惯性的作用下,我们仍不自觉地沿袭着同样的教牧方法。“圣俗两极”的世界观和“分别为圣”的教会观,也容易促使教会在现代化所带来的世俗化冲击下,更保守地退回教堂四壁之内。

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对与基督教信仰相冲突的大众文艺的态度是不了解、不观看,当然更不会让孩子们去接触。电影《金色罗盘》最初推出时,我甚至在同工会上呼吁大家不要去看;几个月后,我经过一家电影院,发现该片已在国内上映,那时我忽然改变主意,决定要去看看当代西方的影视业是如何“妖魔化”基督教传统的。看完后才发觉,影片的内容虽然有“敌基督”倾向,原作者的意图固然是为了“带人远离神”,但在家长正确的引导下,未必不可做反面教材,至少无需采取逃避的方式。加上近年来对护教学的了解,更加觉得教会和家庭这两把“保护伞”,其实根本无法将所有的社会思潮都隔离开来;不如趁早有计划地让初信者和基督教家庭的孩子打点“无神论疫苗”,可以增强他们成长过程中面对各种信仰危机时的免疫力。

《教会》总第22期发刊了

教会总第22期目录

本期焦点